<legend id="rc5kf"></legend><acronym id="rc5kf"></acronym>
<tt id="rc5kf"></tt>
    1. <source id="rc5kf"></source>

        <small id="rc5kf"></small>

        關注微信
        小程序

        透過2021國際農機展看行業的變化與變遷

        作者:朱禮好 本站發布時間:2021年11月16日 收藏

          今年的國際農機展,過去的老牌拖拉機制造企業現在變成民營的天津拖拉機廠,展出了一臺1981年生產的天拖鐵牛-55型拖拉機,據說為用戶效力了40年。1958年4月1日,我國首批中馬力輪式拖拉機在天津拖拉機廠下線,在眾多機型中,一款產品因其牽引力大、適用性好,皮實耐用的特點深受用戶喜愛,在此后的幾十年中它馳騁于廣袤的神州大地上,為我國農業現代化建設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也遠銷東亞飛,歐美等地在國際上備受青睞,時至今日個別地區的農田中仍可看到它默默耕耘的身影。本次展出的這臺鐵牛-55正是這款機型。該公司表示,一展當年風采旨在為農業現代化建設的前輩們致敬,同時也勉勵著“我輩農機人”繼續不忘初心砥礪前行。

          誠然,不忘歷史是好事,但是我們更要往前看,歷史是奮進的動力。從企業來說,美國的約翰迪爾從1837到現在都快200年了,早已經是全球第一老大,農機業務收入達到1700億元人民幣的天文數字??梢韵胍?,我國的絕大多數農機企業不在了,它一定還在。我們還有些國內企業對日本久保田這樣的企業不服氣,在產品、在技術上不服是好事,我們就是要這股拼勁,就像現在沃得在國內市場(注意,是國內市場,母國!)的銷量已經遠遠超過日本久保田了,可是,我們國內的企業還要在管理運營上和他比一比。而且,我們的企業現在還要立下宏愿,和日本久保田和洋馬比一比今后誰能活得更久。

          有對比,才能更好地看清自己的長處與不足。作為一年一度的中國國際農機展,也是一面行業發展的鏡子,折射出農機行業發展的興衰與變遷。

          今年,我們看到,往年常見的很多濰坊、寧波、洛陽等拖拉機產業集群帶的拖拉機面孔少了,安徽有兩家打著徽派風格的拖拉機企業也沒有來參展。這體現了今年拖拉機行業的一些企業遇到了發展的困境。據主辦方的信息,往年占大頭的拖拉機參展企業數今年較去年減少了15%,果蔬茶、丘陵山地機械展區面積增加了40%以上,畜牧展區漲幅達到50%,智慧農業裝備展區面積翻番。從這些數字看,也可反映了國內農機化正大力向“全程、全面”的方面拓展。此外,今年精品零部件展區面積相較去年增加了約20%,參加企業數量增加約15%,在整個產業鏈當中的地位和作用凸顯,此外,展覽仍有多家機床企業現身,說明國際農機展的影響力繼續貫穿至上游產業鏈。

          這次一個很明顯的現象就是拖拉機企業大打CVT、無級變速概念,表明很多企業直接從機械傳動直接跳過動力換檔動力換向了。雷沃、一拖、中聯、東風這些國內拖拉機龍頭企業均展出了CVT概念拖拉機。要知道,目前國內拖拉機領域當道的還處于機械換檔階段,說明了國內企業的技術升級之心極其迫切。

          值得一提的是,過去主要代理德國大型青貯機品牌的科羅尼的北京中墾瑞海還展出了來自德國的拖拉機明珠芬特,應該是第一次現身國際展這樣的場合。過去人家芬特非常“傲驕”,不愿投放到中國?,F在人家一下子來了兩臺,大的一臺達到不可思議的517馬力。這一是說明人家芬特有拓展市場的內生要求,另一方面說明國內已經有了這種高端拖拉機的需求。代理商中墾瑞海石海星總經理認為,多年來國內拖拉機粗制濫造的內卷的現象,對國外高端品牌進入中國市場是個機會。這實際上也代表了相當一部分的心理。

          老朱個人也認為,目前國內的消費層次,可能還支撐不起上述國內推出CVT拖拉機企業的規?;慨a。真正有錢的高端用戶還是少數。當然,國內企業這種向技術進軍的想法和作法,都是值得提倡與鼓勵的,特別是龍頭企業需要起到帶頭作用。對于中小型的拖拉機企業,也不必趕這個時髦,把自己的主導產品做好、目標市場服務好,適合自己發展的才是好的,不能片面為了追求高技術而讓自己的企業支撐不起最后資金流陷入困境。

          收獲機械領域,什么縱軸流、橫軸流、切縱軸流技術越來越普遍地交替采用,作業更高效、脫粒更干凈,籽粒收獲越來越成熟,久保田、星光農機等企業還展出了每秒6公斤甚至更大喂入量的履帶收獲機,預示著國內履帶收獲機正加速向高效率的趨勢的邁進。

          從玉米收獲機和常規收小麥、水稻的谷物收獲看,產品一機多用化的特點更加明顯。這次生產輪式主收小麥的輪式收割機企業巨明、金大豐均沒參展,在室內展館只看到雷沃、沃得、中聯重科與鄭州中聯,某種程度上繼承了些原中收基因的鄭州中聯還發布了一款9公斤每秒的大型輪式機。從產品性能方面看,由于要適應機手增加作業季節和提升收益的需要,無論國外企業還是國內企業,都表現出換割臺收獲多種作物的趨勢。以輪式收獲機企業帶頭大哥雷沃GK120為例,僅通過更換割臺,調整主機部件工作參數即可實現玉米籽粒、大豆、小麥等多種不同作物的收獲。而隨著氣候的變化無常,過去以收獲水稻為主的履帶式收獲機也在也通過換割臺,也可以收獲玉米、谷子、油菜等多種作物。

          要看大型的谷物收獲機,當然要去看迪爾和科樂收,約翰迪爾S760和科樂收的TUCANO570。時隔兩年復展的凱斯紐荷蘭這次因展臺面積而未帶來收獲機。大型化更多滿足東北西北市場的需求,從銷售數量上看,無法跟雷沃、中聯農機和已經在小麥收獲機快速崛起的沃得相比,但是這些國際巨頭的定位是全球市場,他們追求的是更高的邊際利潤率,中國市場只是他們的非主流市場,國內企業還是要首先滿足國內最廣大用戶的需求。

          近一二十年來,對水稻秸稈處理更整齊可離田的半喂入收割機對國內企業來說仍是一道坎,無法邁過日本久保田和洋馬這兩座大山,洋馬展出了去年下半年推出的YH6118半喂入收割機,外觀亮麗,動力強勁。而國內企業只看到星光等一兩家企業展出了半喂入收獲機產品,可見國內企業在這一領域無論是技術還是參與企業仍停留在過去差不多的水平。隨著國家對秸稈問題的重視,因畜牧業的快速拉動,秸稈的價值也不斷提升,半喂入收割機近年來有一定的回升之勢,一部分高端用戶也越來越愿意購買。對于水稻大面積種植的區域,半喂入因為在清潔度更高和損失率更低的優勢,以及機械烘干對稻谷清選的要求,半喂入水稻收獲機更容易獲得青睞。因此對于國內收獲機企業并不可以忽略這一收獲機領域的細分市場。中國跟日本這些東亞國家一樣,水稻種植面積大,而日本并不像我國有如此多的水稻秸稈,因此未來幾年半喂入收獲機仍有一定的上升空間,國內企業還需要在可靠性與技術性能方面加大創新提升力度。

          從青貯收獲機械看,目前已經見不到過去常見的往復式割臺的了,幾乎全部升級為圓盤式的機械,同時動力也越不斷上升,也這體現出適應行業的升級趨勢。濰柴雷沃重工新推出的4QZ-30A1青貯機在外觀和配置方面均國內領先,配套的濰柴發動機達460馬力。從展會看,還有青貯機龍頭企業中機美諾推出的新款9360系列,發動機也達400馬力以上,這說明國內企業在研發大馬力、高效率的青貯收獲機不斷取得突破、技術更加成熟?,F場最大的最吸睛的青貯機當然是國際巨頭科樂收展出的一臺JAGUAR 800系列產品,目前成為國內北方市場最受歡迎的青貯收獲機之一,全球銷售超過4萬臺。眾所周知,優質青貯飼料是健康奶牛和高產奶的基礎,對用戶來說,這意味著更易操作、更大動力和更好的青貯發酵技術,除了ORBIS系列玉米割臺外,科樂收還提供PICK-UP撿拾割臺和DIRECT DISC直切割臺,可收獲多種作物,獲得更長的作業周期,帶來更多收益。這也可以看出,無論國內外收獲機企業,都在打“一機多用、增加作業場景”的競爭牌。

          這次給筆者的一個重要印象是烘干機企業基本退場。本屆農機展,烘干機產品極少見,只見到沃得農機展出了一臺烘干機,另有一家企業展出烘干機模型。這種現象預示著前幾年火熱的烘干機正處于寒冬之際,行業格局正在加速洗牌。前些年,安徽、江蘇、遼寧等地烘干機企業雨后春筍般冒出,瘋狂的價格戰隨之上演,落得個一地雞毛,一些小企業憑借低質低價搶客戶搶訂單,導致一些牌子較大的企業不堪其亂,有的干脆退出了烘干機市場。烘干機市場,提供了國內農機市場“劣幣驅良幣”的一個典型縮影。

          現在的國際農機展,農用運輸車(美其名曰“低速汽車”)企業也已經見不到了,今年只見到傳統的農用車大佬五征展出來小型的園林型產品,還在該領域支撐的企業山東時風今年沒有參展。遙想新世紀之初,農用車企業可是全國農機展會的頭號主力,展會面積大、產品多、企業多、聲勢大。本屆農機展,表明農用車這個“不算農機的農機”,在農機領域和農機行業的品牌心智中,位置已經徹底淪落與邊緣化,盡管名稱改為低速汽車,但是汽車工業協會的大門根本不在哪,中國農機工業協會農用車分會的牌子估計也日漸退色、逐漸被主流農機產品界遺忘。

          此外,作為農機主機的關鍵零部件的發動機展館,今年看到的參展的企業也明顯較少,這預示著近年來柴油機的經歷了重要洗牌。單缸柴油機已經難覓,除了像常發這家一年仍產幾十萬臺單缸的企業在展位仍然可見,更多的都是為目前早就動力升高變大化的主導農機產品大中拖、各類收獲機械配套的多缸柴油機產品。在過去單缸機風行的年代,很多柴油機都冒“常”字頭,連在山西、山東、浙江的廠家都敢叫“常×”,江蘇常州之外的地方打常字頭更司空見慣,而今,隨著社會形勢的發展,證明那一套已經不行了:一是產業升級,農機產品更多選配多缸機;二是廠家更認質量更好、技術更好的發動機廠家的產品;三是國家知識產權的保護力度越來越大,用戶也越來越成熟,一些靠冒牌、靠碰瓷的企業已經越來越沒有生存的空間;四是玉柴這類龍頭企業的集中度大幅提升和濰柴這類實力派企業加大在農機市場的滲透,把一些實力弱小的廠家市場擠掉或擠死了。

          本屆展會還有一個特點是工程機械正加大進入農機市場的力度。本屆農機展,傳統工程機械企業柳工機械、鐵建重工均現身。柳工機械今年應該是頭一次,本次展會柳工帶來了三款拖拉機,其中有兩款重磅機型,即配備玉柴最新發布的CVT底盤的油電混動HE2604和LD1804動力換擋拖拉機,資深行業分析師柳琪認為,這預示著柳工正式加入拖拉機賽道。

          本屆國際農機展,智能化概念越來越風靡,很多企業大打智能化牌。本屆展會上,提供輔助駕駛、自動導航、遠程監測等以軟件為主要競爭力的企業比往年要多,已經占了N4館相當大的面積,這也說明了“智能農機”和“智慧農業”概念的日趨火熱,也說明了這些軟件為主的企業日益與硬件設備的緊密結合。從長期看,軟硬件加強結合這是行業發展的必然趨勢。當然,農機主機生產企業要清醒的一點是,眼下最重要的還是要提高產品的可靠性——老朱一向認為,再智能化的機器,到田里地里還沒工作個三兩下就壞了,消費者自然會用腳投票,重要的是在無故障工作時間方面我們比不上國外農機產品差太遠了。農機的本質是作業,脫離作業吹噓自己的農機多么牛B多么智能就是耍流氓,眼下中國的農民還沒缺到找不到人的階段,況且,現在說“無人駕駛”,實際上人更多,上肥上藥、定作業軌跡、開到田間地頭,哪一樣少得了人?碰到個轉彎、碰到一塊濕點的田地還需要人來助力呢,作業效率就不用說了。眼下,還是需要扎扎實實做好我們的農機產品。

        分享到:
        新聞來源地址: http://www.ld528.com
        • 暫無評論
        加載更多
        国产在线精品亚洲第一区香蕉